短道速滑比赛中冰刀划伤对手有无法律责任?

  冬奥会和近期的大雪,有没有双倍点燃你玩转冰雪运动的热情?冰雪运动欢乐多,但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今天的小文,咱们来聊聊危险性比较高的体育运动中,给他人造成伤害的,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

  想必大家都有同感的是,冬奥看着可比夏奥惊险多了,就说短道速滑,看着霍霍的冰刀和不时的人仰马翻,咱们真是想问,咋就不能一人一条道呢。惊险带来了更大的魅力,也带来了更高的致伤概率。要是短道速滑选手在弯道超越时给旁边选手造成了伤害,那么要不要负法律责任呢?

  先来看要不要负刑事责任。在刑法中,这个问题涉及正当业务行为。正当业务行为,指的是在社会生活中基于某种社会地位反复实施的、被认为是正当的行为,比如医生的治疗行为,记者的采访报道,律师的辩护活动,还有就是我们今天说的竞技体育比赛。只要实施的是正当业务中的正当行为,即便造成了他人伤害,也不成立犯罪。比如医生取得患者同意后,采取医学上承认的方法,对患者进行了截肢治疗,虽然客观上看是对患者造成了身体上的伤害,但不会成立故意伤害罪。

  比赛也是如此,只要遵守了体育规则,即便造成了对手的伤害,也不成立犯罪。短道速滑有极其完善与严格的规则,只要是遵循了比赛规则,那么造成他人伤害的,仍然属于正当行为;但如果犯规造成了其他选手伤害,就不再是“正当”行为了,视情节有可能成立故意伤害罪或过失致人重伤罪。这就好比记者正常采访报道,客观揭露了一些事实,造成某些人名誉受损,也不会成立侮辱罪或诽谤罪;但如果记者故意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就不再属于“正当”行为了,就有可能成立诽谤罪了。

  司法实践中也已经有适用该法理的判决了。吴楠故意伤害罪一案【(2019)陕0103刑初75号】中,被告人吴楠与被害人朱某等人在本市某大学篮球场进行篮球淘汰赛,期间被告人吴楠与被害人朱某多次发生身体上的碰撞,后在比赛过程中,被告人吴楠的右肘部撞至被害人朱某右侧脸部,朱某受伤倒地,并致其下颌骨骨折。经鉴定,被害人朱某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其伤残程度为九级。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认为,篮球运动是一项对抗激烈的竞技体育运动,参加人应当认识到并自愿承担由此产生的风险,除非确证期间存在故意伤害他人的犯罪行为,否则难以追究致伤者的刑事责任。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属于篮球运动中常见的风险行为,是正当的,不属于故意伤害他人的犯罪行为。

  总结一下,竞技体育比赛中,如果遵守了体育规则,造成他人伤害的,属于正当行为;如果没有遵守体育规则,造成他人伤害的,不属于正当行为,可能成立犯罪。

  再来看民事侵权责任。在民法中,这个问题涉及自甘风险。《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条确立了自甘风险原则,说的是受害人如果明知文体活动有一定的风险还自愿参加,风险一旦成真而使自身遭受损失的,受害人不能要求其他参加者承担侵权责任。具体到体育运动,这里的风险,指的是体育运动中的“固有风险”,也就是体育运动本身所具有的可能侵害人身安全与健康的危险性,比如拳击、柔道、摔跤等允许身体合理冲撞的项目,冲撞身体的风险,就是“固有风险”。

  短道速滑吸引人眼球的“激烈搏杀”就是其固有风险,选手对此也一清二楚,仍自愿参加比赛,显然属于自甘风险的一种情形。如果风险成真,比如因为超越时的正常冲撞而导致对手摔倒受伤,受伤者就要自己承担责任,不能要求其他参加者赔偿。但是,如果其他参加者是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损害的,那还是要承担责任的,这就是《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条但书的规定。比如,明知会造成他人严重伤害还强行弯道超越,就要承担给他人造成伤害的侵权责任了。

  司法实践中也有不少在竞技体育中适用自甘风险原则的案例。比如,胡秋亭、童明哲侵权责任纠纷案【(2017)赣04民终922号】中,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出,足球运动是具有对抗性及人身危险性的体育竞技运动项目,受害人对活动可能造成的损害有认识,其参与该项体育运动,应当视为对自担风险的默示同意。受害人在足球活动中受伤,相对人主观上没有故意,不存在过错,行为本身没有违法性,根据风险自负原则,受害人应对发生的损害自己负责。

  总结一下,如果受害人参加的是有风险的体育运动,且对风险完全知晓,只要不是其他参与人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受害人伤害的,受害人就要风险自负,其他参与人不承担民事侵权责任。

  1.竞技体育比赛属于刑法中的正当业务行为,只要不违反比赛规则,即便造成他人伤害,也不承担刑事责任。

  2.有风险的体育运动在民法中适用“自甘风险”原则,只要不是他人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的伤害,他人不负民事侵权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