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勇进以英雄之名

去年12月,第72集团军某旅舟桥二连二班在年终考核中基础体能平均分突破400分。从此,这个荣誉班多了一个新称呼——“400分班”。

二班是一个经历过战火洗礼的“战斗英雄班”,前身是西北野战军三五八旅七一五团一营二连二班。1948年荔北战役中,二班班长马明祖带领全班仅剩的两名战士伤员与敌人展开肉搏,用他们的英勇牺牲为部队的行动赢得宝贵时间。战斗结束,马明祖被追授为“二级战斗英雄”,二班被授予“战斗英雄班”荣誉称号。

70多年来,在革命前辈战斗精神的鼓舞下,该班一茬茬士兵敢打硬仗、能打胜仗,在团以上单位组织的比武中夺得28枚奖牌,涌现出一批优秀代表。每逢新兵下连或新排长分到连队,连队干部都会带他们走进这个荣誉班组,通过分享一代代“战斗英雄班”传人的精武故事,在这些“新鲜血液”心中播撒下勇敢冲锋的“种子”。

近日,又一批新兵下连。聆听着“400分班”在一次次战斗中的成长故事,他们感悟着新一代“战斗英雄班”传人激流勇进的信念和斗志。

去年年终考核,二班的基础体能成绩人均超过400分,再一次成为全连的骄傲。对此,我并不感到意外。

二班作为“战斗英雄班”,是旅里唯一一个获得荣誉称号的班。上级来连队指导工作对二班的一致评价是:“这个班很硬”。一个“硬”字,凸显了这个班的精神气质,背后是一茬茬战士用一场场硬仗捍卫的荣誉。

去年年底,二班参加旅战斗编组考核,30余个编组同台竞技。按照抽签次序,二班最后一个出场。

说实话,当时我对他们的期望是进入前十名。考核那天下午下着小雨,他们最后出场,按时间推算,定向越野、按图行进等课目将在暮色中进行,这些因素都为考核增加了不少难度。

为了尽量在天黑前结束考核,二班顾不上休息,完成一个课目就急速奔向另一个考点,每个人全程跑了20多公里。考核下半程,不少人腿抽筋,脚底磨出了血泡。但全班战士互相鼓励,在不利情况下斩获第一名。

我至今难忘他们冲过终点线的那一幕:下士蔡怀德临考前生病,淋了一下午雨的他身体严重虚脱,冲过终点线后倒在地上。坐在地上休整的班长周起杨,见状立即起身,背起蔡怀德就往救护车的方向跑,边跑边流泪……那一幕,令在场的所有人为之动容。

英雄精神一脉相承,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听党指挥,顾全大局;不畏强敌,敢打必胜;爱军精武,忠于职守;身先士卒,勇挑重担”,这是战火硝烟中淬炼出来的宝贵精神。如今,这把精神火炬传递到这群年轻官兵手中。他们大多是00后,思想观念、价值取向、行为习惯都有着鲜明的时代印记,但当他们在火热的军营中传承红色血脉、追随英雄脚步,热血的青春就会迸发出矢志打赢、勇当先锋的强大力量。

我是一名战士提干的排长,提干前服役于某合成旅侦察营。去年年底担任一排排长后,按照连队传统,我住进了二班。

第一次走进二班宿舍,映入眼帘的是满墙的荣誉:右侧墙上满满当当贴了十余张“三等功班”的奖状,左侧墙上挂着一面鲜红的班旗,上面写着“战斗英雄班”5个大字。

那个场景让我很震撼,我很荣幸能成为这个荣誉集体的一员。从心底里,我并没有感受到压力,毕竟我是步兵侦察专业出身。没想到,不久之后我就被好好“上了一课”。

舟桥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专业。第一次参加连战术考核,我完全跟不上节奏,关键时刻不得不依靠3个班长。让我引以为傲的体能,在这个集体里也不再是优势。这让我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

“这个任务二班去”“二班做好准备”“比不过二班很正常,不要有压力”……这些都是连长常挂在嘴边的话。二班是连队的名片,也是任何时候都能信赖的集体。我给自己定下目标,要以二班为标准,任何时候都逼自己拼尽全力。唯有这样,作为一排之长,在日常训练中、在险难任务前,我才能身先士卒,站在排头。

3月中旬,部队前往某地驻训,连队安排我带领二班负责先遣准备工作。一到驻训点,我们迅速开展宿营环境整治、设置训练场地等工作,仅用1周时间就高标准完成各项任务,受到上级领导表扬。

身在二班这个荣誉班,是一种压力,更是一种动力。担任一排排长半年多来,我积极融入新集体,训练中有不懂的地方就虚心请教班长,发挥自身特长探索体能训练方法……我明白,以战斗的姿态精武强能,才能赢得最好的带兵资格证。

如今,走进二班宿舍,看到墙上那面鲜红的班旗,肃然起敬的同时,我的心底也油然而生一股亲近感。在二班上的荣誉课很赞,我已经真正成为光荣集体的一员,也将用自己的努力为这面班旗增添新光彩。(黄凯楠整理)

下连时,我被分到了二班。没过多久,全连组织考核。开考前,只听时任班长曹萍高喊“若有战,我必上”,紧接着,班里的老兵一遍遍重复喊着这句口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那是我第一次喊出这句口号。此前,我单纯地以为,每个班的口号只是为了与其他班区别开来,没什么特别之处。直到我慢慢融入二班,跟着老兵经历了一次次考核,执行了一次次任务,才真正体会到这句口号对整个班的意义。

2019年,我第一次代表连队参加旅里组织的军体运动会。当时报名的项目是个人全能,最后一个考核课目是轻装三公里。

长跑不是我的强项。面对那么多实力强劲的对手,我压力很大。“若有战,我必上!”出发前,班里的战友在一旁高呼为我加油。一股豪气突然涌上我的心头,“我不是在为自己而战,是为光荣的‘战斗英雄班’而战,拼尽全力也要一直向前冲!”

枪响后,我冲进第一梯队。尽管和第一名的距离越拉越大,但我咬紧牙关绝不放弃。最终,我在这个弱项课目取得突破,获得个人全能第4名。

战斗口号,是战斗精神的凝练。虽然马明祖等革命前辈奋勇杀敌的事迹过去了70多年,战争年代的枪林弹雨我们无法经历,但英勇无畏、坚韧顽强的战斗精神一脉相传,为使命而生、为荣誉而战的责任担当生生不息。“若有战,我必上”这句口号,就是这种传承最好的写照。

高喊战斗口号,汲取奋进力量。去年是我收获满满的一年。年初我被调整为二班班长,军事体能成绩达到“特三级”评定,夺得旅军体运动会个人全能金牌,带领二班取得全旅战斗编组考核第一名,荣立个人三等功……对我来说,这句口号已成为充盈心间的那股“气”,鼓舞着我直面挑战不言退。

“若有战,我必上!”以前我懵懵懂懂跟着班长喊,现在我带领班里战友一起喊。口号声很响,我希望他们能像我一样,在这句口号的激励下一次次向胜利发起冲锋。

去年9月,怀揣军旅梦想,我来到火热军营。本以为,到了部队能天天与枪炮、坦克打交道,可现实给了我“迎头一击”。下连后,我来到舟桥二连,成为一名舟桥兵,一股难言的失落涌上心头。

连队的前身部队,是与枪炮为伍的红军步兵连队。1955年,连队整建制由步兵连改为工兵连。1985年,连队由师直属工兵连转隶为工兵某团舟桥二连。

“从零开始接触全新专业,红军连队还行不行?‘战斗英雄班’还行不行?会不会砸了‘金字招牌’?”那时,全连官兵心里都有些打鼓。面对配发的新装备,如何快速生成战斗力,成为摆在连队主官面前的难题。

连长带着全连官兵没日没夜地研究专业技能,用最短的时间掌握了新装备的使用。当车队第一次通过全营协力架起的钢铁浮桥时,每个人都感到再艰难的摸索、再艰苦的训练都是值得的。

“当兵都是为打仗,只要全身心投入,在哪个岗位都能建功。”班长语重心长的开导,让我不禁有些惭愧。我从一招一式练起,让冲锋舟和汽艇成为最好的“伙伴”,把门桥视为最心仪的“武器”。

其实,舟桥兵不轻松。一节门桥重7吨,一块跳板重300余斤,没有铁打的身板,不熟练掌握操作技能,就不能在江河险滩上架起飞桥。门桥卸载、泛水、引进、闭塞,每一项训练内容既是对技能和体能的考验,也是安全风险的挑战。每个岗位都要密切配合,才能分毫不差、精准对接,将天堑变成通途。

“大江翻滚卷巨浪,舟桥兵飞水架桥忙。狂风为我擦汗水,暴雨为我洗军装……”《舟桥兵之歌》的歌词就是我们在训练场的真实写照。第一次看到自己参与架设的数百米钢铁浮桥在水面“横空出世”,我真切感到舟桥兵很帅,自己没有辜负军旅梦想。

当兵就是为打仗。“战斗英雄班”是英雄先辈在炮火硝烟中用鲜血换来的称号,虽然如今遂行保障任务,但在中流击水中也能找准战位。只要心中装着使命,行动就有了方向,在激流中同样可以书写青春华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