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径篇]古代田径运动之一:跑

在我国古代神话典籍《山海经》中,记载着一个关于长跑的美丽传说:在北方大荒之中的一座高山上住着一位名叫夸父的巨人。他看到驾着万丈光芒金车的太阳,每天从东山上隆隆驰出,瞬间跨过了千山万水,消失在西方的云霞中,于是下决心要与太阳赛跑。他迈开双腿,大踏步地向太阳追去,高山、河流、险阻,都在夸父的脚飞快地向后飞去。眼看火红的太阳就在前边,胜利已经在望。但这时的夸父。由于长时间地与炎炎烈日角逐,已被烤炙得口渴难耐。他低下头来,痛饮江河之水。岂料,他一口气喝干了黄河与渭水,仍然解不了喝,只好去北方的大泽喝水。但由于过度的干渴,这位巨人轰然一声倒下了。他的手杖化作一片桃林,以累累的果实给赶路的人纳凉解渴。“夸父逐日”的神话,虽然是人类征服自然的一种幻想,但人类长跑能力在征服自然过程中的作用,却给人类的想象提供了基础。

由于跑在古代生活中的重要作用,早在几千年前就出现过许多超乎寻常的长跑能手。在传世的西周时代的《令鼎》铭文中,留下了这样一段记载:一次,周成王率领他的臣下和奴隶去淇田场春种,在农事完毕返回王宫的路上,成王命手下的侍从在疾驰的马车后奔跑跟随。结果侍从自始至终紧跟在奔驰的马车后面,直到王宫,他因此得到了10户奴隶的赏赐。

春秋战国时期,由于战争中车战改成大兵团的步兵作战,步兵的移动主要靠走跑来完成,因而长跑训练就成为军事训练的重要内容。处于东南地区的吴国,本来是一个力量薄弱的小国。后来著名的军事家孙武被聘为吴王阖闾的军师,他常向吴王建议,加强对士兵长跑能力的训练。阖闾采纳了孙武的建议,要求士兵全副戎装,操弓挟矢,持戈盾,负干粮,一日强行军三百里,以提高兵士的耐力。这种长跑训练,在吴楚之战中充分显示了它的威力。当时,吴国选拔了3000名长跑能力最好的战士,组成先锋队,日夜兼程向楚国首都——鄂(今湖北江陵境内)进发。由于运动速度快,乘楚军不备,吴军“五战五胜”,很快占领了楚国的首都。

战国时的军制是征兵制。为了提高军队的作战素质,各诸侯国均十分重视士卒的长跑训练。吴起是战国时的军事家,他在魏国带兵时,身体力行,带领士兵进行长跑训练。召募兵士时,亦以武装长跑作为选拔标准。被征选的人,穿上胸、腹、腿三块甲,头戴面胄,手提戈兵,背上背着弓矢,腰悬短剑,带上三天的干粮,“日中而趋百里”。合格的人,被录为常备兵,并免除其本户的谣役和田宅的租税。如此奖励措施,当然会吸引农民争相入伍,这样一来,长跑练习得以广泛开展。

当时的兵书《六韬》之中,还记载了能够跑步追逐飞奔的战车的“武车之士”的情况。这些“武车之士”不但善跑,而且在追逐飞奔的战车之后能够跳跃登车。到了汉代,这类武士更为多见。在考古发现的汉代画像石、画像砖及墓葬壁画的车骑出行图中,我们常常见到一类出现于车骑行列中的“伍伯”图像,这些“伍伯”的形象多在奔驰的马前作奔跑之状。四川德阳县曾出土一块《伍伯》图画像砖,图上四人,头上着帻,身穿短衣,手荷长矛,均作飞奔状。右方二人手持管于口边吹奏,左方二人各执架戟,左手各执一物。这些被称为“伍伯”的长跑健儿,并不仅仅是只随王侯而行,在关键性的战役中或传递信息时,他们也是要发挥“马拉松”作用的。这些长跑好手,训练有素,技艺非凡,可以说是当时盛行长跑活动的具体体现。

秦汉以后,军事战争以步骑的混合兵种作战为主。长途追击由骑兵担任,步兵则主要是短距离的突击,所以在跑的训练上就偏重于短跑训练了。出现于唐代的兵书《太白阴经》就主张“探报计朝,使疾足之士”。据《北史.杨大眼传》记载,北魏孝文帝要南侵,命人“典选征官”。杨大眼前去应征,征兵主帅不知他的能力,不想收录。杨大眼便请求测试短跑,他用三丈长绳系在自已的头上,跑起来之后,“绳直如矢,马驰不及”。主帅大惊,立即任命他为先锋官。后来杨大眼战功显赫,被封为辅国将军。

隋代,有一位名叫麦铁杖的人。他以渔猎为生,能“日行五百里”。据《隋书》所记,他后来在杨素的军中充任一名小校,专事刺探敌情。有一次,杨素从前线策马回京,麦铁杖作为随员跨步紧随,从未被拉下过,使杨素赞叹不已。

大量的疾跑人才不仅出现在军事训练中,古代的邮递也练就出无数个“善跑”能手。宋代,由于城市之间商业贸易及文化往来有了巨大的发展,经济、政治、军事上的信息传递也愈加频繁。据《梦溪笔谈.官政》记载,宋朝驿站传递有步递、马递和急脚递三种,其中急脚递日行四百里。金代,急脚递是一种长途负重接力跑,每十里至十五里为一站,传递者都是硕健之人,带文书、防身武器和雨具,而且腰悬响铃。这些担任急脚递的传递者,都是来自军中的善跑能手,可以说是最早的职业长跑家了。他们所采用的长跑接力方法,既避免了人们疲劳过度,又保证了传递的迅捷,对后世我国一些群众性的体育活动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在现代奥运会上,“马拉松”是引人注目的田径项目之一。这个项目以其特长的赛跑距离和它起源于公元前490年雅典人长距离奔跑报告抗敌胜利消息的著名史实,引起人们的兴趣。然而,在元代,曾出现过奔跑距离比西方“马拉松”要长一倍的中国古代马拉松——“贵由赤”长跑赛。

“贵由赤”是蒙古语,意为快行者,是元代禁卫军开创的每年定期举行的超级马拉松比赛。据《山居新语》记述,这种长跑在元大都(今北京)和元上郡(今内蒙古境内)分别举行。元大都的“贵由赤”起点为河西务(今河北武清县境内),终点为大都皇宫;元上都的“贵由赤”起点为泥河儿(今河北宣化境内),终点为上都宫中。二者距离均为180华里。

比赛从清晨开始,参赛者一律被长绳拦在起跑线后。号令一下,长绳放开,众好手蜂踊而出,一路风尘。大约六个小时后,比赛结束。第一名赏白银一锭,第二名赏绸缎衣服四套,第三名为三套,其余跑完全程者各一套。这是何等壮观的中国古代超长马拉松比赛啊!从距离上看,180华里,约为现代马拉松的二倍;从时间上看,开办于元世祖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比现代马拉松的创办早600多年,从组织形式上来看,几乎完全符合现代体育比赛的各项要求。应该说,“贵由赤”长跑赛在古代体育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长跑项目的开展。

明代军事家们仍然重视对士兵的跑跳等基本技能与体质的锻炼。著名抗倭将领戚继光强调以跑步来练足力。为了提高战士的长跑能力,要求绑沙包,加强腿部力量,并且注意跑步中的呼吸。他在《练兵实纪》中还特别指出,战士练跑,应以跑一里不气喘为好,强调了在跑的过程中,要掌握有节奏的呼吸。反映了对跑这一活动形式的要领、方式和方法的全面认识,已达到了一定的水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