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科技|高山滑雪首金诞生!该项目为何被称极限运动中的“极限”?

2月7日中午12时,之前因天气原因而延期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高山滑雪男子滑降比赛终于在延庆赛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竞速区开赛,经过风驰电掣般的雪上狂飙,瑞士选手费乌兹以1分42秒69夺金,这也是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首枚金牌,法国选手克拉雷以1分42秒79获得银牌,奥地利名将马蒂亚斯.迈尔以1分42秒85获得铜牌。挪威选手塞耶斯泰德创造了本场比赛最快时速,瞬间时速高达139.71公里。

中国选手徐铭甫以1分56秒93顺利完赛,名列第36名,见证了中国高山滑雪队有史以来第一次参加冬奥会高山滑雪男子滑降比赛的历史。▲高山滑雪男子滑降比赛赛场

很多人可能发觉到,在2月4日晚上举行的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尤其是运动员入场仪式环节,“高山滑雪”这个项目被反复点名,甚至成了很多代表团的“独苗”参赛项目。据统计,在全部91个注册参加冬奥会的代表团中,有83个代表团有运动员参加高山滑雪项目,参赛比例超90%,其中有16名高山滑雪运动员成了该国冬奥会唯一参赛的运动员。

原因之一是高山滑雪历史悠久,相比其他雪上项目参与的国家本来就比较多。高山滑雪起源于欧洲的阿尔卑斯地区,故又称阿尔卑斯滑雪。高山滑雪是雪上基础大项之一,从1936年就进入了冬奥会,被誉为“冬奥会皇冠上的明珠”。而且高山滑雪是以滑雪板、雪鞋、固定器和滑雪杖为主要用具,从山上向山下的“下滑”的运动,这就决定了高山滑雪入门的门槛较低,很多没有雪的国家也能参与。

另外高山滑雪涵盖了众多小项,可以吸纳的参赛人数也相当多,以北京冬奥会为例,高山滑雪共设置11个小项,其中男子、女子分别设滑降、超级大回转、大回转、回转和全能各五个小项,全部为单人项目,此外还设有混合团体项目,兼容性较强。

高山滑雪在参赛上的雨露均沾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名额分配上采取“配额制”。传统上北欧和北美等国家是高山滑雪的强国,为了避免他们侵占其他国家的参赛机会、造成垄断,国际雪联会对强国的参赛名额进行限制。在“抑强”的同时,国际雪联还会“扶弱”,即为每个国家、地区和协会分配冬奥会参赛资格,只要是开展这一项目并参加过国际雪联赛事的国家、地区和协会就能获得参赛资格,颇有见者有份的意思。

但凭借配额参赛的运动员,基本只能参加回转和大回转,难度更大的滑降以及超级大回转项目上,很难寻觅到这些队员的身影。下面,我们通过一个图解认识下被称为极限运动中的“极限”的高山滑雪项目。❄ ❄ ❄

从高山之巅出发,滑降、回转、手持雪杖滑行,穿过一个个旗门,最终达到终点,既是考验技术的滑行,又有彰显速度的极致,与大自然相依为伴,这就是冬奥最著名的项目——高山滑雪。▲高山滑雪中的超级大回转项目(图片来源:新华社)

高山滑雪起源于欧洲阿尔卑斯山地区,因此又叫“阿尔卑斯滑雪”。1936年首次被列为冬奥会比赛项目。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比赛分为男女滑降、超级大回转、大回转、回转、全能项目和团体赛,一共将产生11枚金牌。比赛将在北京延庆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雪飞燕”举行。

滑降是在平坦无连续起伏,但落差大、距离长的赛道上快速滑行,正确通过规定赛道关口后,用时最短的选手获胜,一次滑行决定最终名次。▲延庆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图片来源:新华社)

回转、大回转和超级大回转考验选手们的技术和速度,要求参赛者以之字形滑行通过标注旗门,快速滑下斜坡。区别在于,大回转比回转项目旗门间距要宽10米以上,旗帜是四角形(回转是三角形)。

超级大回转,则是以“之”字形滑行在有陡峭和自然转弯的赛道,并通过30-35个由两根同色旗杆组成的旗门,快速滑下斜坡的比赛,垂直落差较大,对速度和技术有更高的要求,是难度系数最高的子项目。▲高山滑雪运动员的身体要承受的重力加速度达到了3.5G(图片来源:新华社)

因为技术难度很高,动作复杂多变,高山滑雪也被认为是“极限运动”当中的“极限”,尤其是在“受力”方面,需要经过专业训练,绝不是普通滑雪爱好者能够企及的。

滑降比赛中,高落差地势和近乎没有曲线公里,这个速度放在高速公路上,已经属于严重超速范围。运动员身姿贴地滑行,产生强烈的加速感,甚至有飞翔的感觉,在这个速度下留给人的反应时间也非常少。

高山滑雪运动员的身体要承受的重力加速度达到了3.5G(G :重力加速度,物理学名词。重力对自由下落的物体产生的加速度,称为重力加速度),超过了航天飞机起飞时航天员承受的重力加速度。

如果没有经过严苛训练的普通人,在G力过大的时候身体的血液会反向由下往脑部集中,造成脑部充血危及微血管,同时眼球也因过度充血而使得进入的光线都呈现血液色,称为“红视症”,G力继续加大,甚至有可能产生昏厥。这是人体自我保护机制产生的警讯。

回转类比赛中,高低起伏的坡面和呈曲线布置的旗门,运动员在追求速度的同时,也要精准把控转弯方向,达到成功穿越旗门不犯规的要求,这时运动员的大腿和膝盖都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当运动员从陡坡进入缓坡地段时,巨大的离心力,让大腿的承压超过400公斤,几乎等同于一只成年北极熊的重量。膝盖有时候要承受50公斤的侧力矩。而下肢关节有时候需要承受140公斤的力矩。这个力矩差不多和雪场的压雪车引擎的力矩相当。

综上种种,有测算数据显示,在速降选手高速过弯时,夸张的离心力能让一个80公斤重的选手觉得自己有270公斤重,差不多相当于背着3个多自己在滑行,与此同时还要保持一定的技术动作和路径。

勇气、技艺和魅力同在,这就是高山滑雪运动最吸引人的地方。这些挑战不可能的运动员,用他们无畏的勇气去定义人类的极限,或许这也是我们热爱观看这项运动的原因。

原标题:《冬奥科技|高山滑雪首金诞生!该项目为何被称极限运动中的“极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