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头打造我国首支高山滑雪医疗队

  4月19日,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北京市·北京冬奥组委总结表彰大会召开,北京积水潭医院获“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北京市先进集体”称号。

  北京积水潭医院党委书记李玉梅介绍,该院医务人员参与了包括延庆赛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比赛项目、国家队、北京冬奥村、雁栖岛、崇礼和张家口赛区的医疗保障,以及院内定点收治、冬奥专班等各项医疗保障工作。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北京积水潭医院成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比赛项目的定点医院,牵头组建我国首支高山滑雪医疗队。赛事期间,医疗队共接诊患者308例,包括31名运动员。

  李玉梅介绍,冬奥医疗保障是积水潭医院参与人员最多、范围最广的一次任务。该院医务人员参与了包括延庆赛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比赛项目、国家队、北京冬奥村、雁栖岛、崇礼和张家口赛区的医疗保障,以及院内定点收治、冬奥专班等各项医疗保障工作。该院多位专家担任冬奥会中国冰雪医疗卫生保障特聘专家、医务专家。

  在冬奥保障中,高山滑雪医疗队还培养了我国首批高山滑雪医生,达到国际教练员水平。

  2月7日中午,一名运动员在高山滑雪男子滑降的比赛中以130公里/小时的速度飞驰不幸失误摔倒,冲出赛道触网。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副主任医师、滑雪医生孙旭2分钟滑过冰状雪到达现场,为运动员迅速检查伤情、止痛并给其左肩和左前臂固定,5分钟救援队将伤员转运到竞速运动员医疗站。积水潭医院运动医学科李旭医师迅速检查和治疗伤情,15分钟后转诊,28分钟后急救车将受伤运动员转到延庆区医院冬奥专区。

  同一天的高山滑雪女子超级大回转比赛中,一名运动员在接近终点线时摔倒、翻滚。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医师、滑雪医生、副医疗官郭祁用1分钟穿过终点区赶到伤员身边,对运动员进行止痛、下肢夹板固定,救援船迅速将其转运到竞技运动员医疗站。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医师李宇能接诊,迅速检查伤口、包扎止血、向队医交代病情,10多分钟后,救护车将伤员转运至区医院冬奥专区。

  能够穿着隔离衣、负重20斤在高山滑雪赛道上滑行,确保迅速有效的治疗,滑雪医生们经过了长达近四年的严格训练。

  2018年5月,积水潭医院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国家高山滑雪中心比赛项目的定点医院。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位于延庆区小海坨山,海拔2000多米,主赛道长3000多米,垂直落差约900米,竞速运动员的滑降时速最高可达140公里,运动员受伤发生率超15%。

  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医疗官、积水潭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梁学亚介绍,结合雪道特点,医疗队覆盖了创伤骨科、运动医学科、脊柱外科、矫形骨科等10多个专业,积水潭医院参与其中的共41人。医疗队中有我国首批高山滑雪医生,以积水潭医院为主体、由北京16家三级医院医护人员组成,医疗站的医护人员全部来自积水潭医院。

  要在赛道上救人,医生需要达到高山专业赛道的滑行水平。从2018年开始,高山滑雪医疗队进行了四次院前急救培训及四个雪季的滑雪技能强化培训,在零下30℃至零下40℃的山上爬冰卧雪,培训心肺复苏、气管插管、包扎止血、穿脱雪板、雪道绳索救援等。

  在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期间,这支队伍共接诊患者308例,其中运动员31例。急救车转运81次,直升机转运1次。

  梁学亚告诉记者,从培训到闭环保障期间,高山滑雪医疗队成员克服了不少困难。培训期间,有10多名滑雪医生出现膝关节前交叉韧带断裂、半月板撕裂,锁骨骨折,肋骨骨折、腰椎骨折和脑震荡等不同程度的外伤,他们经过治疗后,又回到了医疗队继续训练;闭环保障时,有的队员家中孩子出生,有的队员的家人去世,但他们始终坚守在岗位,完成了保障任务。

  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顺利闭幕,这支队伍也将保留下来。梁学亚表示,从成立到现在,积水潭医院的高山滑雪医疗队队员经历了专业而复杂的训练及赛场实操,成员们拥有丰富的雪道救援经验,符合国际雪联的专业要求。“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冰雪运动,与冰雪运动相关的运动损伤将需要更多医疗支撑,我们可以发挥作用;如有类似的冰雪赛事需要医疗保障,我们也愿继续承担重任。”

  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冰雪运动,与冰雪运动相关的运动损伤将需要更多医疗支撑,我们可以发挥作用;如有类似的冰雪赛事需要医疗保障,我们也愿继续承担重任。——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医疗官、积水潭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梁学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