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赛幸存者:前6名只有我活下来 路过的放羊大叔救了我

【越野赛幸存者:前6名只有我活下来】5月22日,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赛遭遇极端天气。

截至今天12时,21名参赛遇难人员遗体已经全部转运出遇难现场,应急救援行动结束。151人确定安全,其中143人已转移至安全地带,8名受伤人员在医院救治。

据新华社消息,该赛事由白银市委、市政府主办,景泰县承办,具体赛事运营由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共计172人参与百公里越野赛。

据白银日报消息,接到白银市委、市政府报告后,甘肃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尹弘主持召开专题会议,对救援处置工作作出安排部署,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紧急成立应急指挥部以及现场搜救、医疗救治、善后处置、事故调查、综合协调等工作组,迅速组织力量开展救援。

随后,尹弘连夜赶赴省应急指挥中心进行指挥调度,与在事故现场的相关负责同志视频连线,详细询问人员伤亡和救援进展情况,对救援工作进一步提出具体要求。

尹弘强调,第一位的任务就是搜救被困人员。要把抢救生命作为重中之重,争分夺秒搜救被困人员,对受伤人员实施紧急救治,尽最大努力减少人员伤亡。要保持通讯畅通、道路畅通,尽快把相关人员转移到安全区域,周密细致做好身体恢复、心理疏导和生活保障工作。要确保救援人员自身安全,严防因次生事故造成更大损失。要尽快组成调查组开展事故调查,举一反三、汲取教训,坚决防止类似事故再次发生。要妥善做好善后工作,及时回应群众关切。

受尹弘委托,省委副书记、省长任振鹤带领相关部门迅速赶赴事发现场,组织开展救援处置,看望慰问受伤人员。

今天下午4时许,参加了此次山地马拉松的跑友张小涛在个人微博@涛哥在跑步中,讲述了自己昨天的参赛经历。

他说自己在路上超了一位叫黄关军的选手,“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摆了摆手,意思就是听不见,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聋哑人,当时他状态已经开始不好了。”

还有一位来自贵州的叫吴攀荣的选手,“我们从赛程开始就基本在一起跑,到达半山腰之后他开始全身发抖,说话都开始哆嗦,我看他状态也不好,就用胳膊挽着他一起。后来的记忆我也有点模糊,可能是风太大了路太滑了,我们没有办法一起搀着走,因为搀着走我们都要摔倒,慢慢分开了。”

在他前面还有梁晶等三名选手,“后来得知他们都不幸遇难了,前6名只有我一个幸存者了。”

张小涛说,比赛还未开始时,当地就一直在刮风,气温很低。“九点的时候我们起跑,当时依然还有很大的风,很多人的帽子都被吹跑了。”

“在山下的时候已经有风雨,越往上风雨越大,到半山腰的时候雨里开始夹杂冰雹了,一直往脸上砸,我眼睛都开始模糊了,有些看不清路。”

“我在继续往上跑的时候,因为风太大,就一直在摔跤,摔了不下十跤,肢体也比较僵硬,感觉身体慢慢不受控制,摔最后一跤之后我就起不来了。”

趁着自己还有一点意识,张小涛拿出保温毯披上,并拿出GPS定位器、按了SOS,之后便失去了意识。

谈及自己被救的经历,张小涛说,是有一位放羊的大叔经过,“把我扛到了窑洞里,生了一堆火,把我的湿衣服脱了下来,用被子把我包了起来,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醒了过来,有了意识。”

在运动中是否受伤?张小涛表示,现在除了手发麻之外,就是一些皮外伤了,身体暂无大碍,现在准备回老家跟家人相聚。

谈及事故的原因,张小涛告诉记者,天气突变带来的低温、大雨和大风是原因之一。赛方强制要求带上保温毯、救生的哨子和一个GPS,但这些都是基础的装备。“如果我没有带皮肤衣,可能也会坚持不下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