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外冬奥运动员盛赞的首钢滑雪大跳台背景是第一座国有钢铁厂

2月8日上午,中国自由式滑雪运动员谷爱凌在首钢滑雪大跳台以第三跳惊人的发挥,拿下其冬奥会的首枚金牌。在她凌空而起的身影背后,4座灰色的冷却塔成为她夺冠画面的背景。近日,这一引人注目的比赛场地被中外冬奥选手盛赞。

在训练中,谷爱凌表示,这是她见过最漂亮的滑雪大跳台,“因为旁边的四个首钢原冷却塔让大跳台充满了一种酷炫的气氛,而这正是滑雪大跳台需要的气场。我和所有的运动员都特别喜欢这个跳台,我们觉得特别棒,感受非常好,我听说中国为建设这些基础设施做了很多努力,工作人员非常不容易、非常辛苦,我们非常感谢!”

首钢园曾是中国第一座国有钢铁厂,如今这里建起了滑雪大跳台,完成了从“火”到“冰”的重生。

1月20日晚,首钢园群明湖观景台,首钢滑雪大跳台开启灯光秀。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首钢滑雪大跳台是北京中心城区唯一的雪上比赛场馆,也是世界上第一座永久性的城市滑雪大跳台。它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中国敦煌壁画中的“飞天”,“飞天”与滑雪大跳台项目的英文“Big Air”一词,都有向空中腾跃、飞翔的意思,由此得名“雪飞天”。

正如首钢滑雪大跳台背后引人注目的冷却塔所显示的,其位于首钢老工业园北区,场地由北向南依次分布着原首钢发电主厂房、冷却塔及原首钢制氧厂厂房。冬奥会期间,旧时的制氧主厂房被改造成为综合服务楼,冷却泵站成为验票安检大厅和赛事管理办公区。

首钢滑雪大跳台由赛道、裁判塔和看台区域三部分组成,赛道结构总长164米,赛道宽度由上至下10米至30米不等,最高点为60米。据首钢集团介绍,首钢滑雪大跳台主体结构为钢构架,用钢约4100吨,均采用首钢自产钢材,其中裁判塔结构上首次应用了首钢自主研发的耐火耐候钢及成套技术,所用钢板及配套焊材、螺栓具有较强耐火性能、耐候性能及抗腐蚀性能。

近年来,美国波士顿和亚特兰大等城市的公园内搭建过临时性滑雪跳台,美国自由式滑雪选手科尔比·史蒂文森和队友弗雷汉德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那种“脚手架式”跳台让人感觉“相当粗糙”,“有点吓人,因为你可能会感到跳台在摇晃。”

自开启官方训练以来,首钢滑雪大跳台获得了运动员及领队的好评。他们对首钢滑雪大跳台的跳台搭建、雪面质量、流线设置、用房安排以及其他各方面条件都感到非常满意,“这是最好的赛道,就像真的从山上滑下来一样”。

钢架构是大跳台稳固的基础,高质量的雪面为赛道增添了灵动的气质。从造雪到赛道塑形,首钢滑雪大跳台的每一步工作都高标准完成,每一寸雪都在精心计算之内。

事实上,北京城区的气候较难达到造雪保雪的要求:白天气温高、降温晚、寒潮短。只有夜间至凌晨才能达到造雪要求。工作人员实时监测空气温度、湿度等情况,选择在最适宜的条件下启动造雪机,尽可能避免水资源浪费。

去年12月12日,首钢滑雪大跳台正式启动造雪工作,共启用了7台造雪枪和4台造雪炮。其中,造雪枪可以根据不同档位调节造出较干的粉雪和含水量较高的湿雪,还可通过调节出水量、出气量等方式做到对出雪质量的把控。“我们采用了符合最高环保标准、更高效节水的智能化造雪系统,能根据天气条件按9个等级调节用水比例,造雪每立方米可节水20%左右。”场馆团队造雪负责人刘麒介绍,造雪所用水均为自来水,无任何添加物,对环境不会造成任何污染。

去年12月12日晚,首钢滑雪大跳台上的造雪设备开始造雪。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经过近三周累计时长200余小时的连续造雪,首钢滑雪大跳台赛道造雪面积约为4190平方米,储雪区面积1000平方米,造雪总量为11500立方米。具体来看,助滑道720立方米,起跳区、着陆坡、落地区7200立方米,储雪3600立方米。

1月20日晚,首钢园群明湖观景台,首钢滑雪大跳台开启灯光秀。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来自挪威的男子自由式滑雪运动员伯克·鲁德,曾在首钢大跳台夺得2019年“沸雪”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项目的冠军。“跟2019年时相比,场地更加平顺细腻了,起跳台非常棒,雪的质量也好了很多!”他表示。

首钢滑雪大跳台的塑形精度达到 “毫米级”,这也是给冬奥运动员带来非凡体验的原因之一。1月2日,首钢滑雪大跳台的造雪塑形工作正式启动。根据国际雪联参数标准,塑形专家依照单板/自由式滑雪大跳台两个比赛项目的赛道设计方案,对起跳台的位置、高度、仰角、抛物线长度和角度等进行精准塑形。

雪地塑形工作具有很高的技术要求,需要丰富经验的专家完成。“我们聘请了国际雪联的专家团队,他们会针对大跳台特点进行设计,包括起跳台的位置、高度、仰角、抛物线长度、抛物线角度等,精度达到‘毫米级’。”首钢滑雪大跳台场馆运行团队造雪负责人刘麒介绍。

根据现场测量,起跳台的搭建高度近4米,起跳台和着陆坡的坡度近40度,结束区的长度近30米。“这两个坡度的设计,一个是助力起跳,另一个是与运动员下降角度吻合,最大程度保护运动员,降低因失误造成摔伤的几率。”场馆运行团队场馆运行秘书长赵炜详细解说道。“这两个角度的设计是塑形工作里最为关键的环节。塑形师们严格按照国际雪联专家和竞赛规则的要求精准测量与修建赛道。”

为了更好地达到塑形要求,首钢滑雪大跳台启用了同类型号中最先进的一款绞盘型压雪车。刘麒介绍,“压雪车把雪推到滑雪大跳台上后,宽大的履带在反复推雪过程中,不断翻犁雪面,把雪面中的空气排出,将雪牢牢压紧,以此重复工作,直至大跳台上不同区域的雪平均厚度在0.5米到4米左右。”

1月20日晚,首钢园群明湖观景台,首钢滑雪大跳台开启灯光秀。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2008年,为了让北京奥运会能够在绿水蓝天中举办,首钢实施了史无前例的钢厂大搬迁,留下来的8.63平方公里老厂区则大力推进转型发展,建设新首钢高端产业综合服务区,首钢成为北京城市深度转型的重要标志。

如今,首钢与奥运再次聚首,这里不仅有滑雪大跳台、首钢园区西十筒仓改成的北京冬奥组委办公区,还有国家队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冰球、冰壶的训练基地、北京冬季奥林匹克公园都在这里。从钢铁厂到冰雪运动基地,首钢完成了从“火”到“冰”的重生。也正因此,首钢也是奥林匹克运动推动城市发展的典范、世界工业遗产再利用和工业区复兴的典范。

北京冬奥会期间,首钢滑雪大跳台承担单板及自由式滑雪大跳台2个大项、共4个小项的比赛。目前,首钢滑雪大跳台场馆运行团队进入“赛时状态”,24小时坚守岗位一线。基础设施、体育、通信中心、安保、志愿者等业务领域通力配合,在场馆运行设计、统筹安排赛时空间需求、疫情防控等方面,精益求精地做好大跳台比赛的各项服务保障工作。

首钢滑雪大跳台在设计、建设之初就充分考虑到赛后利用,冬奥会后,滑雪大跳台可以实现迅速“变身”,不仅可以滑雪,未来还可以根据需求改造成滑水、滑草等更多项目。冬奥会赛后,这里将成为世界首例永久性保留和使用的滑雪大跳台场馆,成为专业体育比赛和训练场地,并面向公众开放用于大众休闲健身活动。

此外,原来首钢老厂区的冷却泵站,在冬奥会期间成为了验票安检大厅和赛事管理办公区,赛后将被改造为多功能综合楼,为未来的首钢滑雪大跳台体育公园提供配套服务功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