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崇礼:冬奥离开半年后

以北京冬奥会闭幕为分界线,外界对崇礼这座小城的关注点和关注度,泾渭分明。

对于一个旅游城市而言,“封城”代表着财路被断,这种状态到7月才迎来转机。不过,推动崇礼重新开放的原因并不那么光鲜。

“因为防疫过度,整个张家口被中央点名批评了几次,太丢脸了。”当地的士司机向懒熊体育发起了牢骚。

的确如此,今年6月11日,张家口和合肥、安庆、商洛等地因为在高速口防疫检查点过度管控、重复核酸检测被国务院通报批评。13天后,张家口又跟邯郸、石家庄等地区被国务院通报批评,这次的原因是违反了疫情防控“九不准”,出现防疫简单化、一刀切和层层加码等过度防疫的做法。所幸的是,这一切都在改变,尤其是7月7日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应办尽办、应播尽播”之后,大型赛事开始了回归,而崇礼也逐渐恢复了人气。

7月22日早上不到8点钟,北京北站就挤满了等待D6711发车的人,多数是去参加崇礼168越野赛,这是当天北京到崇礼的唯一一趟高铁,一个星期后斯巴达儿童赛开站,北京到崇礼又增开了3班高铁。

至今,冬奥已经离开崇礼半年之久,崇礼经历的、冬奥留下的,会怎样改变这座小城,还需要人们在摸索中寻找。

作为崇礼的支柱产业,以往应该在雪季使劲挣钱的雪场,因为冬奥会闭环管理的原因,1月4日起便不对普通民众开放,等到崇礼全域实行精准管控的最后一天(3月30日),雪季已经只剩下一点小尾巴。

雪场们没有把精力放在剩下的雪季,而是开始思考夏季运营怎么做,唯一执着于让雪场开业的只有万龙。在万龙创始人罗力的视频号中,他仍然如以往一般站在飘雪的万龙滑雪场唱歌,并配文“抓住造雪的日子,迎接重开业的好日子!”

“其实许多雪场在这期间和政府多次沟通过,好些人也都劝罗力总,但他执意要这样做。”有雪场从业者告诉懒熊体育。

这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在冬奥会筹办期间,部分雪场加速修建酒店用于接待、修建雪道用于举办赛事,加上开放时间未定,夏季运营迟迟无法开始,成本增加且没有收入来源,雪场只能采取各种节流措施。

有从某雪场离职的从业者在6月时告诉懒熊体育,崇礼各个雪场都在裁员,有些裁员比例在40-50%左右,员工基本转为待岗状态,只发最低保障工资,甚至上半年工资都没见踪影。

雪场有收入的日子,或许就是5月,北京小区住户被集体送到崇礼隔离时政府为雪场提供的补贴,无论多少,至少能保证雪场酒店的入住率。

看天吃饭的不只是雪场,跑滴滴的贺师傅告诉懒熊体育,因为崇礼封城,上半年几乎没有收入,城市里的酒店、饭馆,也不少选择暂停营业,“游客都没有,开着也只是亏钱。”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7月底赛事恢复时,司机们脸上洋溢的热情,他们好多都会主动跟乘客“报喜”:“现在活儿都拉不过来,一天能干十多个小时呢。”

如果将时间分割开,前三个月的封城属于冬奥会闭环管理,而后三个月的封城则是防疫过度的后果。6月,张家口被两次点名防疫过度,央广网《中国之声》栏目还曾报道过一则荒谬的新闻:手持48小时核酸和抗原的货车司机被截停在张家口的高速上,不放行的原因是“无法证明货车上的牛没有感染新冠病毒”。

幸好,艰难的日子终于熬出头。7月1日,工信部宣布行程卡摘星,崇礼站、太子城站恢复通车,崇礼的大门开了。

崇礼“了了心客栈”的老板告诉懒熊体育,上半年客栈关闭两个月,随着崇礼开放和大型赛事的回归,7月底8月初的入住率已经在70%左右。从客栈老板不时兴致勃勃地发来订房截图的反应,可见对于生活重新回到正轨的喜悦程度。

人们都期待崇礼能够回归正常,那些欢声笑语与挥洒汗水的喜悦不仅仅属于某一个人,也属于这整座小城。人们都像听到了响亮的发令枪一样,听到信号,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奔跑。

当然,崇礼之所以能够拥有这种得天独道的优势,也跟布局早有关。北京众辉致跑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璐曾告诉懒熊体育,崇礼区和张家口的领导很早就开始关注冬奥后全季全体育的发展,夏季运动早已有一套完整的规划。

如今我们看到的崇礼三大赛事IP——崇礼168越野赛、斯巴达、越山向海对于崇礼的夏季运营尤为重要。在崇礼开放后,三大赛事IP先后回归,不仅给了崇礼曝光和营收的机会,对于国内的其他赛事也意义重大。

去年,疫情和“白银事件”的双重因素下,崇礼168在多次延期后取消,有跑者当时就对懒熊体育表示:“连崇礼168都无法举办,其他越野赛事基本上没戏。”

今年崇礼168举办同样来之不易,3月就已经启动报名,原定在7月8日举办,中途又往后延期两周。7月22日,崇礼168正式开赛,报名人数超过7700人,因为疫情等原因不少选手被迫弃赛,实际领包参赛的选手在6000人左右——即便如此,也基本上会是今年国内规模最大的越野赛。

果不其然,崇礼168成功举办给了国内参与性赛事一个“可以重启”的重要信号,比赛结束后,位于丽江的TNF 100山地节(目前也因为突发疫情延期)、2022凯乐石莫干山跑山赛等赛事陆续发出报名开启的海报。

人数减少是其一。有参与斯巴达儿童赛的家长告诉懒熊体育,往年斯巴达儿童赛一旦推出就要抢名额,但这次还能现场报名。人数上,斯巴达之前儿童赛高峰时能有1万名儿童报名,加上家长能达到两三万人,今年报名人数2000多人,加上家长差不多6000-7000人到场。

另一个变化是赛事策划和筹备时间紧张。越山向海从发布赛事信息到正式举办也就一个月左右,这对于赛事策划公司的组织能力、协调能力等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冬奥离开崇礼半年,“冬奥小镇”这个标签并没有从人们心中消失。在一场全世界体育盛会的大狂欢之后,对崇礼来说,终归要沉淀出一些东西。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在于,冬奥会的奥运相关遗产在慢慢发挥作用。比如说,在太子城高铁站一出来,游客们就能看到隔路相望的太子城里那一瓣作为奥运点火台的雪花,他们踮着脚举着手机拍照,大概率会发到微信群和朋友圈中,作为自己到此一游的证明。

有些尴尬的是,为了迎接冬奥会,这个10万人的小城新建了两个高铁站:太子城站和崇礼站,其中崇礼站在冬奥结束后才正式对外运营。因为太子城站远离市区,冬奥之前游客聚集此地、的士司机争先拉客的场面已经不复存在,这对于原本占据地利优势,且有冬奥会颁奖台、点火台等景点的太子城小镇来说,未来如何争取客流量,将会成为一个课题。

虽然太子城暂未开放,点火台只能远观,但另一个打卡点雪如意,目前已经开门迎客。

7月16日,张家口崇礼奥林匹克公园官宣开园,不同冬奥赛事的场馆分开售票,分别是:国家跳台滑雪中心,20元/人次;国家越野滑雪中心,20元/人次;国家冬季两项中心,20元/人次;冰玉环和如意广场,50元/人次;顶峰俱乐部,80元/人次,除此之外,还有联票和观光车票。

根据崇礼的官方推送,雪如意、国家越野滑雪中心和国家冬季两项中心等场馆都有相应的规划。

其中,雪如意要打造成集高端会议、休闲体验于一体的商务旅游区,国家越野滑雪中心要打造山地公园和户外冰上娱乐中心,国家冬季两项中心也要举办体育休闲项目和滑雪培训项目。换句话说,夏天以滑草、马术、户外野营、山地自行车等体育休闲项目为主,到了冬天则开展滑雪、专业培训和儿童体验等项目。

冬奥会留给崇礼的办赛经验、赛事场馆,将会继续沿用下去。5月,张家口已经申办了全国第十五届冬季运动会,加上各种博览会、论坛也在积极争取,这里的赛事、会议只会越来越多。

恢复正常后,崇礼人也会不时焦虑。疫情爆发和政策下发都是突如其来的事情,说不准哪一天又会重新封闭,这种不稳定性短期内会一直存在。

在冬奥会过去之后,有些泡沫正在被戳破。在冬奥之前,崇礼的房价居高不下,比张家口市区的还要高,这次在重访崇礼的过程中,我们看到满地正新建的楼房,但不止一个本地人告诉我们,民房的价格已经有所下降。

可如果只从生活的层面来看,崇礼的生活环境、交通便利程度、城市规划等无疑都在持续改善,人们也有盼头。恢复开业的餐厅中,饭菜的香味向人们证明自己是个不错的选择;沿着清水河,崇礼修建的长堤已经成了跑者的聚集地;举办了一个月的市民篮球赛正式落下帷幕,看热闹的人仍意犹未尽。

这些向好的迹象和难以掌控的因素交织在一起,崇礼在丰富经验的同时变得更加坚韧。

7月21日,崇礼168开跑的前一天,烈日晴空,到处都能见到对赛事充满期待的跑者。但到了开跑当天,崇礼突然、气温下降,有跑者对懒熊体育透露了一丝担心:“如果再发生什么事故,国内的越野赛就很难再恢复了。”

次日早晨,雷雨退场,凉风袭来,跑者在山间大步前进 。经过3天的角逐后,越野赛顺利结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